体彩竞彩足球比分规则:韩信胯下之辱的典故,韩信报恩,刘邦报仇

楚汉之争随着垓下之战终于落下帷幕,项王已死,楚地悉定,独有鲁地(今山东曲阜)誓死不肯降汉,欲为项王死节。汉王刘邦闻信大怒,乃引天下兵伐鲁,齐王韩信率二十万卒从之,大军驻扎在定陶(今山东定陶西北古陶邑)。

然而仗并没有打起来,刘邦把项王的人头给鲁人看了看,鲁人见项王确实已死,便哭着投降了。

至此,天下全定,刘邦于是还军定陶,因为那里还有一个人让他最放心不下。

这个人就是被后世称为兵家四圣兵仙韩信。

大功告成,长空鸟尽,韩信也该乖乖交出兵权了。

这一次,刘邦再无需搞修武时那偷鸡摸狗的一套了,他率禁卫军直入齐王大营,轻松夺了韩信的军权。

这次刘邦为啥胆子大了呢?因为他早算好了,韩信南征后,他的封国齐国就留给了曹参管理,韩信虽有二十万大军,但远离大本营,四周围又都是刘邦及其他诸侯的军队,韩信不敢反,反了只能自讨苦吃罢了。

当然,韩信压根也就没有想过要反,不然早在齐国时就反了,那个时机比现在好一百倍。

所以,韩信见到汉王后,几乎是主动上交了兵符印信:如今大局已定,天下再无战乱,他还要兵作甚。项王已死,天下再无对手,他还要兵权作甚。作为一个兵家,能经历并指挥垓下这场千古无二的大会战,韩信已觉人生圆满而惆怅茫然,他似乎对什么都再提不起兴趣,只想回家了,楚地虽有许多伤心往事,但那里毕竟是他的父母之邦,衣锦荣归,也可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韩信他奋斗了这么多年,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公元前202年春正月,汉王刘邦下达了新年的第一道诏书:

“诏曰:楚地已定,义帝无后,欲存恤楚众,以定其主,齐王信习楚风俗,更立为楚王,王淮北,都下邳。魏相国建成候彭越,勤劳魏民,卑下士卒,多次以少击众,击破楚军。今以魏故地王之。号曰梁王,都定陶。”

汉王兑现了他的承诺,所以韩信彭越也该投桃报李了。

于是,以齐王信,不,现在该叫他楚王信了,以楚王信为首的诸王将相联名上书,恳求汉王即皇帝位。汉王非常谦虚非常坚决的辞让了三次,最后实在被逼的不行了,只好不顾才疏学浅,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非常勉为其难并迫不及待的在当年二月份在定陶的汜水北岸登基称帝,史称汉高祖。

高祖在一番无奈之后,很快又开心起来,为此他决定大赦天下,发布了新年第二道诏书,诏曰:“兵不得休八年,万民与苦甚;今天下事毕,其赦天下殊死以下。”

在古代,每当皇帝开心的时候,也就是罪犯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们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了,他们自由了。

高祖发明的这种扭捏作态的无聊政治秀,此后不断的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被学习,被演出,一直演到21世纪,仍然有人乐此不疲,也仍然有人傻傻愿意相信。所以看这趋势,恐怕还得继续演出下去,永远不会罢休了。

大汉草创,事多繁杂,什么定都洛阳,什么谋迁新都,什么平定燕国……高祖陷入了幸福的忙碌之中。不过这些事儿跟韩信都没啥关系,历尽艰辛,戎马多年,他终于重新回到生他养他的淮楚之地,过上了宁静太平的日子。

自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天下的烽火已连绵了数百年,如今在高祖刘邦与楚王韩信的努力下,终于平靖了楚干戈,熄灭了连城火,奠基起一个崭新的,和谐的,统一的,充满了生机的大汉帝国!

然而韩信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恩人漂母,漂母之恩,非仅一饭之恩,实乃重生再造之恩也,此恩地厚天高,非涌泉不能相报。只是连年战乱,百姓多有亡散,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大恩无从得报。

好在老天怜见,经过一番察访,历尽波折,两人终于相见。

韩信见漂母容貌,比前苍老许多,问起近来状况,仍然漂絮为生,不由涕下数行,急命左右赐之千金,以养天年。

漂母见韩信孺子可教,终致王侯之尊,也感欣慰异常,两人执手相望,笑泪交加,左右无不感泣。

如果只到这里,一切都是大团圆的结局,然而,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所谓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韩信此生,注定要由悲剧开场,也注定将以悲剧落幕。

在送走漂母后,韩信又迎来了另外三个与他旧缘未了的故人。

第一个故人,就是南昌亭长。当初韩信是游民,他是亭长;如今韩信已是楚王,他还是亭长。

亭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韩信会有此成就,他既想攀龙附凤,又怕韩信报复,心中惴惴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韩信实在不想再见这个人了,但他们毕竟多年好友,今虽已断交,但其间恩怨,却终需了结,不然他睡不着觉。

终于,亭长说话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有罪有罪……”

韩信笑道:“寡人微时曾寄食于公,公何罪耶?然朋友之道,君子以德,公为德不卒,实非君子所为也。”

说着,韩信命左右赐给亭长百钱,道:“漂母,天下高义之士也,其一饭可值千金;公,小人也,百饭只值百钱。”

亭长接过那吊饭钱,悔愧交加,哭笑不得,方要拜谢,那楚王已自顾自的走人了。

韩信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时雄才大略,有时候却又感性无比,还带着几分天真的孩子气,这就是韩信,天下独一无二的韩信。

韩信胯下之辱的典故

韩信胯下之辱的典故

第二个故人,就是当年那个让韩信苦尝胯下之辱的淮阴黑社会老大。

那黑社会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是过不去了,一身傲骨竟油然而生,昂着头,口称:“臣少时有辱大王,知今日必死,大王要杀便杀吧!”

韩信笑道:“寡人岂小丈夫之所为,怨怨相报?今日恕你无罪!”说着命那黑社会起身,并让他做了一个中尉(掌管巡城捕盗)的武官。

那黑社会带着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感激涕零,连连叩谢而退。

韩信起身也要回宫,却见左右个个呆若木鸡仿佛石化,于是笑着解释道:“此壮士也!当其辱我之时,我岂不能拼死一搏?但念死得无名,是以暂时忍辱,方能得有今日。寡人所以赐其官职,岂徒然哉!”左右乃服。

这句话就说的不够真诚了,韩信心中何尝不恨那黑社会入骨,但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韩信了,今天的韩信,乃是高高在上的楚王,楚王是不会跟这种小人物计较的,他不够格。

第三个故人,就是韩信当年在项羽军中的老同事,钟离眛。

项羽死后,他的一干旧臣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死降且不说,逃的必须抓回来,特别是有个叫钟离眛的,曾在荥阳数次搞得刘邦惨兮兮,如今风水轮流转了,高祖当然要报仇雪恨,杀之而后快!

韩信纠结了,因为这个钟离眛,逃到他这儿来了。

赞 ()